国内资讯

这次疫情对我们的生产、销售、交付是有一定的影响的。我们公司是从2月1日开始上班的,工期上没有耽误,员工陆陆

任正非:一季度华为收入目标有所下调

来源:香港服务器 作者:服务器托管 浏览量:114
2020-04-21
0

4月20日,华为对外公开任正非于3月25日再次接受《华尔街日报》的采访纪要,同时,华为还公开了2020年1月10日回复《华尔街日报》的13个问题,透露了任正非对外的沟通策略——棉花糖策略,即打而不痛。

任正非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纪要

2020年3月25日

1、NeilWestern,亚洲商业编辑:任先生,非常感谢您抽出时间再次跟我们交流,很遗憾这次我们无法到现场跟您面对面交流。由于新冠疫情,很多人只能在家远程办公或在家隔离,希望您一切安康。您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这次疫情对华为的业务造成了哪些影响吗?

任正非:这次疫情对我们的生产、销售、交付是有一定的影响的。我们公司是从2月1日开始上班的,工期上没有耽误,员工陆陆续续到达,从最初70%、80%、90%……逐步到达了一定比例。主要是有些地区还在封闭隔离中,部分员工不能完全到齐。当我们复工能力达到90%的时候,有些配套厂家生产数量还是提升不上来,疫情对他们有影响。很多小公司、小工厂没有卫生防疫条件,当地政府不允许他们开工。我们就帮他们解决防疫问题,帮助他们说服当地政府,在确保健康安全的情况下,让他们开工。此外,国际物流也有影响,现在国际航班数量大幅度减少,空运费用上涨3-5倍,这对我们有影响,预测一季度计划有适当下降,估计年度计划不会有影响。

DanStrumpf,驻香港科技记者:您刚才提到华为下调了一些目标,您指的是收入目标还是其他财务指标?能具体说明一下吗?

任正非:是一季度收入目标。

DanStrumpf:收入目标下调了多少?能提供一些具体信息吗?

任正非:下调数字的统计估计到4月中旬才能出来,实际下调是很微小的。原因是一些配套的部件、以及有些国家的发货通关受影响,另外,人们还处在家里自我隔离状况下,工程也会受到一些影响。但是对我们来说,总体影响不大。

DanStrumpf:针对您刚才提到的隔离、通关等问题,华为是一家全球化公司,但在当前局势下跨境通关难度大幅提升,很多国家实施了旅行禁令。在这种情况下,华为如何在全球市场开展竞争?另外,目前的局势对您的个人日常生活和公司管理有何影响?

任正非:首先,管理公司就像现在远程采访一样,工作也可以采用远程办公、远程会议的方式。第二,我们减少员工的流动,本地员工在本地流动,跨境流动减少。第三,现在一部分国际合同都是扩容项目,在机房完成,通过软件提升来实现,并不需要在野外作业。所以,现在我们的合同销售还可以继续增长。

DanStrumpf:这一局势对您的个人习惯以及华为的日常工作有何影响?你们的工作发生了哪些变化?

任正非:没有不同的习惯。我们高层领导过去就是开会、改文件,把文件发出去,大家按文件办事。过去是这样,今天也是一样,没有太大改变。现在是远程视频开会,基本不影响。过去一定要飞过去面对面,现在不需要飞过去,因为即使飞过去,也需要隔离,只能视频,那何必要飞过去呢?

DanStrumpf:等一切恢复正常后,您觉得你们目前做出的一些调整,如召开更多的远程会议、减少国际出差,未来还会继续保持下去吗?

任正非:我想,人类社会将会走向信息社会,IBM形容它是一个村,叫“地球村”。当然,也包括飞机很快抵达一个地方,也是地球村的一种形式。以前这个地方到那个地方,我们需要坐轮船好几个月,更古时期先辈只能坐木帆船跨洋漂过去,是相对比较来说。现在先进的通信网络条件下,我们通过视频会议聊天就如坐在旁边一样,只是说喝杯咖啡,不能用舔屏幕的方式来完成。除了需要亲身体验的方面,远程信息交往会增加,比如中国疫情期间,有几亿孩子是在家里通过网络教学的,特别是美国、欧洲这些国家很多学生都在接受跨国网络教学。当人们形成习惯以后,不会随便抛弃这个方法,当然可能减少或缩减,但不会抛弃。我们作为设备厂家,就是努力去满足客户对这方面的要求。

NeilWestern:任先生,我知道您经常在世界各地跑,与华为的基层员工面谈。现在,您怎么跟他们保持沟通,并从他们那里获得反馈?

任正非:正因为我过去跑遍了艰苦贫困的国家,了解他们过去是怎么工作和生活。今天进行视频沟通、网上发表的意见,能想象到他们今天怎么工作和生活的,要改进哪些环境和条件来支持他们工作。我们过去的经历对今天带来影像上的贡献。如果你没有去过世界,你是不能够感知世界的。现在我们虽然各自隔离在不同国家,实际上我们的联系和沟通没有改变。

部分文章来源与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