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梦飞服务器

云资讯

云计算洞察:字节能否"跳动"

6月17日,字节跳动“Open Day”上,新任CEO梁汝波披露了公司2020年财务情况:实际收入2366亿元,同比增长111%。其以往年度营收数据分别为,2016年60亿、2017年160亿、2018年500亿、2019年1400亿。

2019年以前,字节跳动营收一直呈倍数级增长,这一趋势在2020年被打断,已经成为大象的字节跳动,再难肆意跳舞。当然,较于其他互联头(2020年,阿里、腾讯、快手的营业总收入同比增长率分别为41%、28%、50%),成立了9年的字节跳动增长态势依然十分惊人。

自2017年以来,国内互联网广告市场收入增速逐年下降,广告业务作为字节跳动营收的大本营,相应也受到一定影响。一家企业的成长速度驶入慢车道时,诸多此前被忽略的问题都会冒出来,工作理念的出入自然也被涵盖。披露公司财务情况当天,梁汝波同时公布了一项内部调研结果:三分之一的人不支持取消大小周,三分之一的人支持。

6月10日,作为字节跳动ToB市场的重要布局,火山引擎首次召开品牌发布会,同日,据「晚点LatePost」报道,火山引擎将在今年9-10月正式发布云计算IaaS服务。消费互联网的广告红利日趋见底的大环境下,产业互联网浪潮下的云计算成为字节跳动的新尝试。

2015年,在接受「财经」采访时,谈及字节跳动拓展业务边界的原则,张一鸣曾说过,“尽量不做别人已经做好的事,不能比别人做得更好就不要做,除非是业务防御关键点”。

回顾字节跳动整体的产品布局,基本是围绕C端进行的,这是字节跳动的基因属性所决定。很明显,在ToB领域,作为后来者,字节跳动不具备明显的优势。基于此,字节跳动落子云计算领域,不可避免有一定的违和感。

“字节跳动涉足云计算,把这事想简单了”,云计算SaaS领域内的一位资深专家告知「科技新知」。

本篇文章主要关注3个问题:

1、字节式ToB,路径与瓶颈。

2、做SaaS,火山引擎成色几何?

3、行业内卷下,能否诞生第四朵云。

01 字节式ToB

此前,面对云计算业务,字节跳动的态度处于遮遮掩掩的状态。

2020年5月14日,「Tech星球」报道,字节跳动推出了一款名为“火山引擎”的企业云服务平台,以此撬动云服务市场,随即引发市场讨论。5月18日,针对媒体报道的字节跳动可能切入云计算领域一事,字节跳动公司相关负责人回应称,“我们没有公有云产品,目前没有做公有云的计划。”

时隔一年,此次「晚点LatePost」报道字节跳动将发布云计算IaaS服务的消息后,火山引擎相关负责人回应称,火山引擎目前还没有推出公有云产品,对市场相关猜测不做评论。两次回应,都在刻意削弱字节跳动云计算业务的存在感。

这种态度也能传递到业务端,早在一年前,“火山引擎”作为企业技术服务平台上线时,字节跳动就极力避免“涉足云服务”的解读。“现阶段我们希望为中国企业客户提供两类有价值的服务”,火山引擎负责人肖默称,“数据智能与体验智能”。

一种可能的情况是,彼时,与阿里云等云计算厂商有合作关系,字节跳动无法轻易承认自己的战略野心。

如今,情况正在发生变化。5月13日,阿里巴巴集团发布财报,一季度云业务收入同比增长37%,增速创历史新低。武卫解释了原因:“一家互联网头部客户,由于一些与产品不相关的要求,该公司决定在国际业务方面终止与阿里的关系。”后经多方证实,该客户为字节跳动。

国际业务的变化同样也将影响国内业务,从今年下半年开始,字节在国内市场的核心产品,将逐步切换至火山引擎的IaaS服务。而此次召开火山引擎品牌发布会,则标志着字节跳动正式向云计算领域进军。

火山引擎有能力承接字节跳动的ToB野心吗?这是很多业内人士心中的疑问。在解答这个问题之前,首先需要明白一个共性,互联网巨头落子云计算的内在逻辑。

从商业变现的角度来讲,字节跳动复制了互联网巨头的主流商业化演进路径,即在聚集规模流量后,首先进行流量变现(通过广告及各个C端增值业务),然后进一步挖掘技术溢出价值(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增值应用形态),火山引擎是类比AWS(亚马逊云服务)、阿里云的技术变现平台。

其次,对标其他云厂商,字节跳动的变现路径是什么?

近期在媒体沟通会上,欧洲服务器云服务器,字节跳动副总裁杨震原明确指出了字节跳动的三大ToB业务板块,包括:巨量引擎、飞书和火山引擎。其中,飞书和火山引擎的组合,前者聚焦企业协作,后者聚焦企业增长,两大业务产生的客户群体互为获客渠道(类比钉钉+阿里云)。

腾讯云代理

梦飞科技 - 最新促销活动优惠获取

Copyright © 2003-2021 MFISP.COM. 国外vps服务器租用 香港梦飞 版权所有 粤ICP备110196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