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资讯

促成共有云和私有云团队的合并,不仅仅是由于内部原因,甚至更多的是来自客户的需求和行业趋势的改变。

放弃私有云?华为云开始自卫之战

来源:服务器托管 作者:美国服务器 浏览量:60 更新:2020-05-18

近日,一则关于“华为关闭私有云和GaussDB”的消息在业内引起了广泛关注。

要知道这则消息的重磅程度,不亚于华为宣布在硬件领域放弃手机业务,而私有云之于华为,一定程度上地位是高于手机业务。

消息中的另一个主角—GaussDB,是华为自研的数据库产品,也是私有云业务的一部分。据报道,GaussDB在金融领域很受欢迎,已经在多个银行都实现了落地。

如果华为真关闭这两项业务,那就等于放弃了云计算市场,显然是不可能的。虎嗅对多位内部人士求证后发现,华为这个动作本质上是在进行云业务的架构调整。从更深层次来看,更是华为基于自身云业务和行业发展现状,做出的自卫选择。

在5月15日华为政企云发布会上,华为公司副总裁、华为云业务总裁郑叶来也对此传闻进行了回应:“我们把原来放在IT产品线的私有云团队跟Cloud BU的公有云团队进行了整合,形成了混合云产品部。”

华为云三年的“内部混战”

在展开之前,需要先明确当下企业上云的方式,主要分为公有云、私有云和混合云。

公有云是指第三方供应商提供的云产品和服务,在云计算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的发展中,公有云一直是互联网企业布局的重点,比如国内的阿里、腾讯和国外的AWS、谷歌等。

而私有云则是传统IT厂商提供云服务的一大优势,它是为某个大型客户单独构建的,包括软硬件服务及运维,毫不夸张地讲,香港服务器租用,华为的私有云在业内是具有先天优势。

形象一点,如果把数据比做黄金,那么公有云部署相当于把“黄金”放到了银行的保险箱,而私有云部署相当于是放到自己家的保险柜里。

由于公有云与私有云相比缺乏一定的安全性,且私有云部署时所需成本较高,所以混合云的部署方式应运而生。

比如,如果把当下大火的视频会议用混合云方式部署。会前的注册、登录等环节,可以在公有云进行,而会议录制、敏感信息等消耗带宽、安全性强的的操作,则可以在私有云进行,这样一来,既可以降低成本,又可以保证机密内容的安全性。

具体到华为私有云方面,2018年华为云业务总裁郑叶来在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曾表示,华为私有云签单很快,随便做做就是几亿美元。如果当时把私有云跟做公有云的Cloud BU合起来,所有的销售都想卖私有云,因为来钱最快,这样公有云就做不起来。

另外,市场主流云厂商之中,阿里云,腾讯云的营收中,公有云占比较高,而在华为云的营收占比之中,则是私有云更胜一筹。

正是如此,华为弱于公有云,而强于私有云已经成为了业界共识。而在马太效应加剧的云计算竞争中,木桶短板理论也更加明显。

为了弥补不足,2017年3月,华为宣布成立独立的云部门Cloud BU,大举发力公有云市场,知情人士告诉虎嗅,Cloud BU单独拎出来,就是不想沾私有云的光,可这样一来也使得华为云的内耗加剧。

2018 年底,一篇名为《#华为云#听从你心,无问西东》的文章发表在了华为内部的心声社区,VPS租用,并指出:“曾经也是同一个屋檐下的兄弟,一直很无语,这一对孪生兄弟,为什么不能形成合力,互相帮衬呢?在过去的一年,也参与和了解过一些故事,销售、市场侧无法形成合力,甚至,也许还互相阻碍。”

近期,从华为心声社区的一则帖子也可以看出,华为公有云团队和私有云团队竞争是比较激烈的,互相抢单情况更是屡见不鲜。

需要指出的是,这种做法对客户来说并没有太大的价值,比如,华为私有云和公有云是两套架构和两套人马,有时同一批客户很有可能需要面对两个不同的华为团队,无形中增加了沟通成本。

此外,有报道中所援引任正非的讲话,“这次徐直军关闭了GaussDB,关闭了私有云业务(包括线下的大数据存储),我是坚决支持的,责成侯金龙完成。”

消息称,任正非之所以下决心关闭私有云,是因为“过去按客户定制,限制死了我们的能力,一个个小的软件包,不可复制,不可拷贝,不能重复销售、多客户共用。业软走的失败道路,我们坚决不能再走。”

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华为云管理层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并在今年进行了组织架构调整:

1、所有面向政府和企业,部署在客户机房里面的解决方案,涉及的业务和团队都调整到吕阳明旗下;

部分文章来源与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