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梦飞科技 > 中国IDC > 互联网 > 技术观察 >
  2. 美团收购摩拜的真实故事:猜中开头 没猜中结局(4)

美团收购摩拜的真实故事:猜中开头 没猜中结局(4)

本次收购共涉及九个利益相关方,早、晚期投资人也各怀心思,他们共同将摩拜与 ofo 从合并边缘,推向了今天各寻靠山的命运。

一年前的 4 月,在共享单车鏖战最酣、发展最火热的时候,13 位摩拜、ofo 投资人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都称,他们认为最快 2017 年底,最慢一年内,战局稳定,胜负可分。

他们都猜中了开头,但没有猜中结尾。

2018 年 4 月 3 日深夜,摩拜股东会通过美团收购方案,美团以 27 亿美元作价收购摩拜,包括 65% 现金和 35% 美团股票,此外美团承担摩拜债务(5 亿-10 亿美元之间),管理团队留任。从美团发出收购要约到交割结束,全程在两周内完成。

“2017 年 11 月之前,我们都认为摩拜与 ofo 大概率会合并。但谁也没想到,最后接盘摩拜的会是美团。”一位摩拜董事会成员告诉《财经》记者。

摩拜单车于 2015 年初创办,2016 年 4 月在上海上线第一辆车,一共完成了 6 轮融资,从 30 多位投资人手中融资近 11 亿美元。其最大的竞争对手 ofo 融资总额甚至更高。摩拜与 ofo 的成长故事是一个典型的只可能发生在当代中国的创业故事——其融资速度、资本参与密度、业务扩张速度都是过去数年所罕见的。

这起并购的背景是美团在生活服务领域的场景拓展;是美团和滴滴两个小巨头在出行、外卖上的正面冲撞;是腾讯和阿里两大超级巨头的全面对抗。共享单车处于生活服务和出行的交汇口,作为一个高频、多领域融合性的产物,天然成为大小巨头争抢的对象。

一些摩拜的股东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称,他们曾寄希望摩拜走滴滴的道路,即在巨头博弈中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但摩拜的最终归宿证明,单车作为一个独立生态存在的可能性未被验证,其只能依附于大的生态,成为大平台中的一个重要场景。

美团收购摩拜的真实故事:猜中开头 没猜中结局

(这次收购涉及到九个利益相关方——腾讯、阿里、美团、滴滴、李斌、摩拜管理层、ofo 管理层、摩拜投资人、ofo 投资人,这里聚集了中国最活跃的明星创业者和投资人。图/视觉中国)

外界看这场收购来得突然,但谈判从去年 9 月就已开始。这次收购涉及到九个利益相关方——腾讯、阿里、美团、滴滴、李斌、摩拜管理层、ofo 管理层、摩拜投资人、ofo 投资人,这里聚集了中国最活跃的明星创业者和投资人。而 30 多名摩拜股东又分成两个阵营——以愉悦资本、祥峰投资、熊猫资本、创新工场为代表的早期投资人,和以腾讯、红杉资本、高瓴资本、华平投资等为代表的中后期投资人。因为参与者众多,各方利益不一,复杂程度也极大。

“接摩拜是要很大决心的,单车是比外卖、网约车更累更重的业务,而且看不到清晰的盈利模式。”美团 CEO 王兴对《财经》记者表示,说(摩拜)贱卖是很不负责任的说法。

美团:从投资到收购

2017 年 11 月之前,多数人都认为摩拜与 ofo 大概率会合并。在滴滴的推动、腾讯的支持之下,从 2017 年 9 月底开始,双方管理层加主要投资人就合并事宜开始谈判。

谈判进入尾声时,“因为滴滴要求在合并后的公司拥有绝对的控制力,这引起了戴威(ofo 创始人)的反弹”。一位摩拜的董事会成员说,2017 年 11 月 23 日,以滴滴此前派驻 ofo 的多位高管被“集体休假”为标志,滴滴与 ofo 关系陷入僵局。

摩拜与 ofo 的合并谈判也同时停滞了。为了在与滴滴的博弈中有更多谈判的筹码和底气,ofo 创始团队极力拉拢阿里,这打破了共享单车行业的利益均势。2018 年 2 月,ofo 通过股权与债权并行的方式获得了阿里领投的 8.66 亿美元,阿里得以进入 ofo 董事会。阿里的强势介入让合并变得更加渺茫。因为无论是阿里还是腾讯,可能都不会接受共存于同一个董事会里。

摩拜与 ofo 的合并之路到此终止。

美团对摩拜的收购谈判同样始于 2017 年 9 月。王兴曾在 2016 年 10 月个人参与了摩拜的C轮融资,当时美团内部就已经在探讨两个业务的协同可能性。彼时外界并未意识到美团在出行领域有所想法,直到 2017 年 2 月美团打车在南京上线。

美团在收购还是投资摩拜之间摇摆了很长时间。”上述人士称,美团对摩拜很早就提出了收购要约,但当时所有人(包括腾讯在内)都押注在摩拜 ofo 合并上,因此收购被拒绝。

2017 年 12 月,在摩拜董事长李斌的建议下,美团提出了一个新的方案,对摩拜的小股投资方案——以估值 35 亿美元投资 6 亿美元,然后摩拜再融 4 亿美元。

(责任编辑:梦飞科技)

扫描二维码

关注梦飞科技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