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梦飞科技 > 中国IDC > 大数据 > 大数据资讯 >
  2. 2018,我想和那个叫AI的未来谈谈(2)

2018,我想和那个叫AI的未来谈谈(2)

除了家人,还有一群“人”在关心照顾你。

当你觉得冷了,他们会贴心地调高空调温度;当你要起床了,他们会详细地为你提醒日程;当你饿了,他们会为你选择最合适的门店和送货员;当你要出门了,他们会为你发动汽车,规划路线,帮你躲避实时拥堵。

严格来说,“他们”不是人类,“他们”形态万千,但他们的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人工智能(AI)。

没人想到,30年前,这样的未来生活还只能为少数智者所窥见。10年前,科幻电影开始展示这样的未来。而如今,我们已经身处未来

我们来谈谈这个叫AI的现在和未来

少数人的智慧

一甲子之前,人工智能还只存在于极少数人的智慧中。

1956年8月,喜欢大笑、热衷构想反传统事物的克劳德·香农来到美国汉诺斯小镇,在宁静的达特茅斯学院,他与约翰·麦卡锡、马文·闵斯基、艾伦·纽厄尔、赫伯特·西蒙等一众科学家,开始探讨起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问题:如何用机器模仿人类学习以及其他方面的智能?香农等人为这场主题讨论的内容取了个名字,叫“人工智能”。

1000

离开达特茅斯后的近30年里,香农清楚地见证了“人工智能”如何传遍科学界,如何为高科技产业的蓬勃发展埋下苗头。

尤其是进入1980年后,计算机在模拟人类思维上取得长足进步,人工智能从理论研究进入机器学习时代,隐退在波士顿郊区家中的香农,一边坐看科学界人才代出,一边盘点着早年的投资收益。

可惜的是,这样清醒的晚年生活在1985年的某天戛然而止。阿兹海默症的降临,不仅让这个智慧的信息论之父忘却了回家的路,连对自己曾亲手写下的作品也都毫无印象。

此后余生,这位智者都没能回归清醒,也无缘体验到后辈科学家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治疗阿兹海默症的研究成果。

多数人的认知

从1997年IBM深蓝计算机战胜国际象棋大师卡斯帕罗夫,到2016年AlphaGo横扫人类职业围棋选手;从机器学习、算法研究到智能音箱、智慧物流等产品化、产业化……

经历一甲子,欧洲服务器租用 云服务器,人工智能已经从争论不定的“概念”,逐渐具象、延伸为愈加丰富的学科,并培育起一批科技产业,被全世界更广大范围内的人群接触、认知。

人们开始回归到最初的那个问题:何为人工智能?最新的定义是,能够在各类环境中自主地或交互地执行各种拟人任务的一类机器。

1000 (1)

分歧再一次产生。

产业界已经感知到它的“钱”景。人工智能营造的产业及市场规模有多大,目前没有确切的说法。但保守预估,2018年中国人工智能市场将达到381亿元,全球人工智能市场规模将达2697亿元;2020年这两个指标将分别达到700亿元、6800亿元。

学术界则看中它对人类变革的重要意义。浙江大学计算机学院何钦铭教授曾表示,随着数字经济的发展,AI越来越多地被应用于各个领域,最终使经济、产业结构发生重大变革。

但另一面,对它的焦虑与不安,同样存在。

中国科技企业华为在中国15个典型城市、40所顶尖高校、百余高新园区,调研发现:翻译、机床制造等专业的学生会焦虑今后是否会被人工智能机器取代;一些企业家则在人工智能带来的冲击与机遇中,困惑着企业未来的发展方向。

著名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的反应更为激烈,他曾多次公开警告,人工智能的全面发展有可能“招致人类的毁灭”。

理智者的远见

霍金也并不是彻底的悲观派。在2017年最后一条对人类的忠告里,他说,现在还不能确定,人工智能的崛起对人类来说是好是坏,但可以确定的是,人类要竭尽全力,来保证人工智能的发展对于人类及环境有利。

这一预见更符合普遍意义上的人类共同利益。它后来被解读为既不应将AI捧上神坛,也不能将其妖魔化,而是让AI真正为人所用。华为用了一个精准的名词总结它——普惠AI。

这一总结与当下的情况相关联。

由于一些商业化行为,AI依旧高高在上,难以落地惠及民生。比如,有的企业将AI包装成高大上的概念,在应用开发上则蜻蜓点水,止步于算法层面的原创技术之前;有的企业则用力过猛,在市场不成熟阶段就急于开发独立的AI产品,没学会走就想跑。

(来源:网络)

本站所有文章和图片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本站不保存图片及数据,仅作学习展示。遵循互联网避风港原则,如有网站内容疑问,请通知站长

扫描二维码

关注梦飞科技最新资讯